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咨询电话 咨询电话:400-0014-591

互联网+人力资源改革的三大形势

时间:2019.12.12

贯彻四中全会精神促进企业高质量发展

2019年被视为国企改革的关键一年。今年以来,从工资总额管理到权力下放,从国有企业兼并重组到中央和地方合作改革,从“双百”到实施区域“综合改革”。。。。。。国有企业改革正不断向纵深推进,向综合性政策深化时期迈进。各项利好数据,印证了国有企业发展质量和效率的提高。

立足现在,展望未来。在国企改革和发展中,要真正实现顶层设计与基层创新的良性互动,最大限度地发挥改革的协同作用,让国有企业为促进高质量的经济发展树立榜样。

开创高质量发展新局面

“我们有信心应对各种风险和挑战,巩固良好发展势头,全面完成今年的各项任务,为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开辟新的前景。”,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秘书长、发言人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新闻发布会上作上述表示。

今年前三季度,成绩单是信心所在:全国国有资产体系监管企业实现营业收入41.8万亿元,净利润2万亿元,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7.4%和8.9%。其中,中央企业实现财政总收入22.1万亿元,连续7个月增长5%以上。净利润10567亿元,增长7.4%,增速比1-8月加快0.5个百分点。9月末,中央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5.7%,比上月末下降0.1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下降0.2个百分点。

各项亮丽数据,印证了开发质量和效率的提高。一系列稳增长政策在创造良好外部环境的同时,改革创新被视为不可或缺的内在动力。“通过创新创新,开发新技术,推出新产品,是公司前进的必由之路。”被誉为“中国摩根”的宁高宁深受感动。他担任董事长的中化集团正在进行一场新的转型,其目标是在5到10年内成为一家技术驱动、创新型的公司。

这并不孤单。国资委数据显示,前三季度,中央企业研发支出同比增长25%,电网企业和电信企业增速分别高达39.2%和80.3%。同时,今年以来,中央企业固定资产投资保持6%以上的增长速度,效益增强,主要表现在增加天然气供应、油气勘探、5G商业开发应用等方面,煤炭资源的清洁高效利用。

“从有效投资产业类型看,主要集中在国民经济、民生和新兴战略产业,并积极推动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研究中心研究员周立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

以高质量发展为基础的改革,不仅需要加减法。削减产能过剩,减少企业户数,“消除瓶颈、消除困难”,剥离企业社会职能。。。今年以来,中央企业更加注重主业和保持健康。

中央企业减持14023家,减持26.9%,超额完成三年减持20%的目标。完成了1957家“僵尸企业”处置和困难企业管理的主要任务,总体工作进度达到95.9%。

中国丝绸集团有限公司合并为中国保利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今年中央企业的战略重组和专业整合正在进行,户数减少到原来的两倍数字。但国有经济布局结构不断优化,协同效应释放加快。

“年底前我们的发展还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和不稳定因素,完成年度任务还需要加大力度。”彭华刚说,为落实“六稳”工作要求,国资委下一步将主要鼓励企业积极开拓市场,密切关注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激发企业内生活力等方面。

放任与经营相统一

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内生活力,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管理体制是关键步骤,也是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任务之一。

“坚持政企分开、政资分开”、“尽量减少政府对市场活动的直接干预”、“放权治权”。。。今年4月,国务院发布了《国有资本授权管理制度改革方案》,其中许多方案被强烈提出,体现了明确的改革方向。

两个月后,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的《授权委托清单》(国资委2019年版)(以下简称《清单》)重点对投资规划、主营业务管理等五类35项内容进行了梳理。产权管理;选人用人;薪酬管理、薪酬总额管理和中长期激励;重大财务事项管理。并结合企业的功能定位、治理能力、管理水平等企业改革发展实际,分别为中央企业、综合改革试点企业、国有资本投资企业,经营公司试点企业和具体企业要明确相应的权力下放。

作为国有资本授权管理体制改革的重要载体,目前中央一级国有资本投资公司19家,国有资本运营试点公司2家。12月28日,新一批11家中央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启动,目标是打造“升级版”,更多国企要求更广泛的权力下放。

中国建材集团是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试点企业,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宋志平认为,“名单”是国资委的“自我革命”,授权非常准确,解决了企业改革发展的“痛点”,企业有有强烈的获得感,觉得“很渴”。例如,在产权管理、投资规划、主营业务管理等方面都有具体的授权问题,有利于投资公司促进国有资本的有序进退,实现国有资本的合理流动,优化国有资本的布局,促进国有资本的合理配置国家资本集中于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产业和重点领域。再比如,一系列关于激励机制的授权事项,将进一步激发微观主体的活力,推动内部机制改革。但是,权力的释放并不意味着可以随便使用,权力应该负起责任。要牢记和贯彻“调控平衡”的原则,坚决避免国有资产流失。

记者注意到,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已下发了凝聚全系统力量的通知,力争在2至3年内,通过上下协调、法律法规的贯彻和规范,实现职能有序、改革发展、领导有序党的共同努力,显著增强了坚强的核心、制度,加快形成了国有资产监管的“棋子”。

“双百行动”打造国企改革“先锋”

171岁的上海老凤凰作为首批“双百”地方国企之一,利用改革“双百”的契机,在5个月时间内完成股权结构改革,引进新控股(上海)有限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解决了十多年来股权问题的刚性,彻底打通了近年来集凤凰于一身的老牌锁链。

这只是实施“双百行动”改革的一个例子。2018年8月,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国有企业改革工作方案》。指定224家中央企业子公司和180家地方国企开展国企改革“双百行动”。与以往单一试点不同,入选“双百行动”的企业正在进行综合改革,肩负着探索国有企业综合改革道路的重要任务。

随着“双百行动”的深入,改革已初见成效。不少“双百”企业大胆探索创新,迎头痛击,真心实意迎接挑战,在改革的一些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实质性进展,取得了显著成效。“双百企业”完成改革任务2524项,占改革总任务的31.24%。

股权分置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改革稳步推进。91家“双百企业”(占23.1%)在企业层面进行股权分置改革,113家“双百企业”(占28.68%)在企业层面进行混合改革,228家“双百企业”(占57.87%)在企业层面进行混合改革各级子企业层级,共涉及子企业3466家。通过混合改革,共向同级“双百企业”和各级子企业引进非国有资本5384亿元。

公司治理结构有所改善。共有302家“双百”企业(76.65%)设立了董事会,221家国有独资企业中有94家实现了董事会外聘董事的多数。“双百企业”董事会经中央企业集团公司、地方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或地方国有企业集团公司授权,共2138项。

市场运行机制不断完善。167家“双百企业”(占42.39%)实行企业级经理任期制和合同管理。81家“双百企业”(占20.56%)选聘了企业级职业经理人,共有620名职业经理人。有137家“双百企业”(占34.77%)从事各级子企业级职业经理人的选聘工作,共有2162名职业经理人。绝大多数“双百企业”建立了市场化的用工机制。

激励约束机制进一步优化。80%以上的“双百企业”建立了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运行和劳动生产率相适应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双百行动”正式启动后,共有144家“双百企业”在企业或其子公司层面开展了中长期激励,接近往年总和。

记者走访了几家入围“双百”企业看到,很多“双百企业”在执行董事会职权的同时,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实行经理任期和租赁管理,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在中长期激励等方面采取了实质性措施,企业活力显著增强,运行机制更加灵活,企业业绩显著改善。

“这不是简单的追求增量的股票发行,它不是修整制度。”中金珠宝党委书记、董事长熊伟辰关于混合变化说,一方面,接受记者采访时,一方面,合作有着坚实的基础和广阔的前景和巨大的资金潜力,通过资源互补和产业合作,进一步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和品牌实力,为培育世界级黄金饰品企业打下坚实基础;另一方面,通过改革,形成了各所有制资本相互取长补短的内部制衡机制,形成了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积极趋势。

记者从国资委了解到,除了加大对入选企业的支持力度外,国务院国企改革领导小组近期正在深入研究,挖掘改革中涌现出的经验样本,为下一步深化改革提供帮助。

区域“综合改革试验”引领改革提速

作为地方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尝试,开展综合改革试验无疑是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布局。今年7月,上海、深圳“区域治理国家综合改革试验”和沈阳国有企业国有资产改革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具体工作(以下简称“综改试验”)启动,在给定区域内最大空间“初试”,“1+N”全面推进试验区国有资产改革政策的落实,加强国有资产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并以点带面,实现国有企业国有资产改革。

近两个月来,三地“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出台新举措。深圳、上海的实施方案相继出台。沈阳作为东北老工业基地的代表,近期还将召开动员会,发布实施方案。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国有企业区域性“综合改革试验”的启动,地方国企混合改革进入加速扩张期。记者从多个地方国有资产部门获悉,上海、广东、江苏、天津、山西等省市正忙于规划新举措,并根据自身条件制定路线图和改革时间表,从整体上加大改革力度,深入推进相关项目。展望未来,地方国企改革将明显加快。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地区国企综合改革试点、第三批和第四批混合用途改革试点大多是地方国企,今年将实施。

彭华刚表示,下一步国资委和中央企业要全面落实国有资产和国有企业改革任务,进一步激发企业内生活力,加快形成市场化运行机制,全面建立市场化的招工机制,着力强化市场化激励机制。

联系广州中略咨询